2006/06/26

味道

星期天下班以後,跟卸一輪和張明傘去尋找傳說中的義大利麵店。
說是傳說有點過了頭,只是一家張明傘工作認識的人說很好吃的義大利麵店而已。麻煩的是沒有確切的地址跟店名,只有大概的方向跟地標,找了半天也沒有找到,只能找到一家感覺很像很好吃的義大利麵店。
雖然不確定是不是張明傘同事說的那家,但重點是三個人都吃的很飽,味道也不錯,價格算是OK,缺點是遠了一點,在民生社區那裡(誰沒事會跑到那裡聚餐啊!)。

用餐當中,剛開始只是張明傘說他對於九層塔的味道相當厭惡!其實對於九層塔這種香料,喜好跟厭惡會很極端是很正常的。雖然心理上面覺得「厭惡這種香料也沒差啦!」但還是想要努力的吐槽張明傘「挑食!死小孩!」。

然後就聊到「味道」。


卸一輪說她喜歡汽油的味道...喜歡汽油的味道,應該去加油站工作吧!每天都可以很快樂的享受汽油味。

張明傘說他喜歡香蕉水的味道...這麼說來,張明傘有念工業設計的潛力囉?念工業設計進工廠實作,好像常常都會跟這些有毒物質相處。

我自己以前也是喜歡香蕉水那種有機溶劑的味道,所以高中的時候,在接近密閉的地下室做模型,空氣中散發了有機溶劑也甘之如飴。之後覺得水泥剛剛鋪好的味道似乎也不錯,偶爾經過還在裝修的店面,那種味道還挺能提神醒腦的。

想到某同學喜歡「抽煙過後手上的煙味」,對於一個不抽煙的女生會喜歡這種味道,感到挺特別的。某次看綜藝節目,有某女星說他喜歡「KTV包廂融合了煙味跟酒味還有芳香劑的味道」,但一想到那種打開包廂大門,往臉上撲過來的那種味道,卻讓人有點受不了,運氣不好,還會夾雜了一點嘔吐過後的酸臭味...

舊公司附近有一家小吃店,位置在一個防火巷裡面,好死不好旁邊就有水溝。所以每次吃飯都會有一絲絲水溝的味道飄過來...不過既然曾經身為革命軍人,這麼一點點味道自然是嚇不倒我的。

當兵還有整理過資源回收場...也就是垃圾場。我只記得班兵把垃圾袋搬開以後,在視野當中出現了一堆白色的蛆還有黑色的小強,往臉上撲過來一股腐爛的味道,腦袋裡面只有一片空白。當我醒悟過來的時候,班兵正英勇的拿掃把跟水管跟小強和蛆搏鬥,此情此景此味道,永生難忘。

還有嵐威煮麻油雞的味道、麥當勞炸薯條的味道、烤麵包的味道、咖啡剛煮好的味道,總是能引起不少食慾啊!

相反的,我房間詭異的酸味...

我房間的酸味什麼時候出現的不知道,但我只知道我妹回國以後,每次進我房間都會靠背一兩句「你房間好臭!」。房間出現這種味道我也不願意啊!但真的不知道從哪裡散發出來的。目前最大的嫌疑犯就是衣櫥,因為衣服放進去之後都會有一股怪味道,但只要拿出來沒多久,那味道就消失了。之前曾去買那種衣櫥用芳香劑想要中和一下味道,但事實證明沒有用,打開衣櫥的那一瞬間,芳香劑跟衣櫥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反而變本加厲!

但現在是習慣了吧!在房間裡面都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只是偶爾聽到我妹說「好臭」有點不爽罷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