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9/29

表哥的婚禮

這是今年第五次參加婚禮了。

因為這次是中午的喜宴,所以早上八點就要起床。
本來想要一路NDS到新竹,沒想到爸他把鑰匙丟給我要我開車。
我想他是怕我忘了回新竹的路,畢竟一年沒回去幾次。

到新竹的時候,已經很多親戚在現場了。
已經結婚的表姊們,前一天晚上就回家幫忙準備。
住新竹的叔叔當禮車的司機,早上六點起床就去接新娘。
看來我八點起床還算是幸運勒。


姑姑家門口的鞭炮,等新人拜完祖先就會放。




這次也看到好久不見的姪女宣宣。
沒錯,宣宣就是正值花樣年華的好羅莉啊!
自從上次看到她就覺得...這姪女好有氣質啊!
面對鏡頭不苟言笑,逗她也不一定會笑...害我還以為她不會笑勒...XD
唯一有笑的時候,就是跟她玩打氣球遊戲的時候,超可愛的啦!可惜沒有拍起來。
除此之外,隨時隨地看起來都很平靜很穩重的樣子,感覺冷冷的...

宣宣會讓我想到EVA的零波,對於表達感情好像不大拿手。
相較之下,堂妹在我長期的訓練之下,面對鏡頭比較放的開。
但有的時候...也太愛照了點...


堂妹跟宣宣。


早上就出門很辛苦的禮車
在眾多親戚喧鬧聲當中,禮車到達了。
旁邊的長輩說:「這甘蔗好漂亮啊!」
我才知道,車上綁著青綠的甘蔗,但綁甘蔗要幹嘛勒?
.........我也不知道


新人下車前,要放火盆讓他們過火


新人拜祖先
拜祖先的祠堂很擁擠,裡面一堆長輩還有圍觀的群眾。
表哥已經找了他朋友當攝影師,我就樂的輕鬆去拍其他人。


新人!
每次新人出現都前呼後擁一堆人,我手上只有DA40定焦,而且還有拿NIKON相機的攝影師會跟我卡位,所以很難得拍到新人的照片...真想要廣角鏡啊...

這次拍的照片其實不多。
我想主要的原因是,大部分人對於鏡頭還是會有恐懼感或是亢奮。
年長的人都對鏡頭比較慎重,希望拍起來都很正式,可是我討厭那樣。
但他們對鏡頭又很敏感,一看到我鏡頭過去,就會露出「把我拍好看一點」的訊息。
...我只是單純的想做紀錄跟側寫啊!嗚嗚...

另外一種就是會對鏡頭產生興奮、狂野、亢奮的情況。
這種情況常常發生在我的表弟妹姪子姪女上,畢竟他們從小被我用鏡頭盯倒大,已經習慣了鏡頭的存在,也知道我會亂拍東西,只要我拿起來相機對焦,他們就會對鏡頭擺出我覺得「很不可愛」或是「很刻意」的表情跟動作。
...這也不是我想要的。


娘親正在跟姑姑推銷秘宗護身金剛節(限量)


娘親跟嬸嬸
嬸嬸是一個個性很好的人,不過有的時候會跟我媽一樣囉唆。
他有一次打趣開玩笑跟我說:「有沒有感覺多了一個媽?」
我家族裡面婆婆媽媽特多啊!


表姊、花童跟堂妹
花童早上六點就起床跟著去接新娘,剛下禮車其實臉很臭。
不過說實話還算是個乖小孩,表姊要他做啥她也不哭不鬧乖乖去做,是個還沒上幼稚園的孩子啊!這麼懂事真是難得。
當然,也是個好羅莉。

到了中午,一群人分車前往喜宴會場。
有的時候覺得,結婚辦喜宴,到底是為了什麼?
新人累的要死,親戚也幫忙的很辛苦,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只是作給外人看。
我參加了這麼多場,有的華麗、有的花俏、有的庸俗,留下來的記憶也沒有特別深刻,只有一個感覺,那就是「簡單就好」。


花童跟堂弟
花童看不到他娘我表姊表現得有點拘謹,不過堂弟倒是跟她玩得挺開心的。
以前這種跟羅莉玩得很高興的角色都是我來擔當,現在年紀大了,哥哥都變叔叔了,自然玩不起來。
堂弟,加油吧!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


宣宣跟她的白馬王子
宣宣說,在幼稚園,老師會講白雪公主的故事。
他娘我表姊就問他:「誰是白雪公主?」
宣宣指了指她自己。
「那誰是白馬王子?」
「爸爸」宣宣很斬釘截鐵的說。
「那誰是巫婆啊?」
「媽媽」
表姊一整個囧,不過事後還是滿臉笑容很高興的說這件事情。
表姊,這就是伊底帕司情節啊!


叔叔跟嫂嫂
吃完喜宴,回到姑姑家,一群人繼續聊天情感交流。
這張照片很可惜的失焦了,但我很喜歡叔叔的表情。
雖然笑的滿臉皺紋,但看起來很開心!


姑姑、叔叔跟姑爹
叔叔早上就開禮車去接新娘,真的很辛苦!
我優秀的堂弟(他兒子)沒出現有點可惜。
姑姑跟姑爹以前有賣過肉羹。
他們做的肉羹陪伴我度過國中跟高中,而且也是目前我吃過最好吃的!
不過現在沒有做了,挺可惜的。

晚上吃完飯以後,就回台北了。
爹開車,我沿路打NDS回去,不知為何覺得有點空虛。


其他完整的照片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