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0/19

我把世界的每一塊地方都看作是我自己的故鄉


右邊是安特衛普的瑪莉亞王妃

前陣子有點刻意避免玩大航海。
主要是某一天晚上睡覺的時候,覺得自己都在大航海裡面航行,浪費了不少青春。
硬碟裡面的電影,已經堆疊到「滿」的狀態,隨時隨地都有可能會爆炸。
最古老的檔案還可以追溯到前年的金馬影展參展片,還有為了同學考北藝大電影研究所抓的考試電影、龍貓大無意間說「那一部很好看」而去抓的片等...

大航海真的是個很有深度的遊戲,但在海上航行真的太浪費時間了。
上次過了一個任務,讓我又愛又恨...

你知道魯本斯是誰嗎?
他是歐洲巴洛克早期的佛蘭德斯畫家。
對於他,我最熟悉的是「搶奪留西帕斯的女兒」...


搶奪留西帕斯的女兒/The Rape of the Daughters of Leucippus

這張畫作的故事,是說兩個雙胞胎兄弟搶奪留西帕斯的女兒。

兩個兄弟來頭不小,是宙斯的兒子,所以跟他老爸一樣花心風流。那時候,兩軍對峙,兩兄弟晚上不睡覺,跑去夜襲留西帕斯的女兒,把他們劫走。暴力跟衝突,在這張畫作裡面處處可見,魯本斯很細心的安排兩個兄弟、兩個女兒跟兩匹馬。象徵性的符號兩兩呼應。

兩個男人看著掠奪的女人,兩個女人看著周遭的事物,最有趣的是左邊的小愛神,微笑的看著畫面、看著觀眾,好像愛情電影中的旁白角色,會對劇中人物說些挖苦的俏皮話。

畫面的焦點集中在兩男兩女之間,互相凝望著對方,雖然說是掠奪,但總是有種欲拒還迎的感覺。男性黝黑的皮膚跟女性的白晰成了對比,也間接襯托出了彼此力量的差距。畫面呈現左上到右下的線條,利用色彩的明度調和了畫面的平衡。

中間女人的動作很像是性交的姿勢,被掠奪的下場可想而知。雖然動作很驚恐,不過表情似乎沒有受到驚嚇的感覺,我真的覺得他們兩位小姐很甘願被搶走...

但是,遊戲中沒有出現這一幅畫...>_<

當我某日在馬賽接任務的時候,出現了魯本斯的連續任務!



夏洛克總理在威尼斯,從馬賽跑到威尼斯還真不近勒。

夏洛克總理如是說:

莫契尼哥長官如是說:


魯本斯年輕的時候,跑去義大利學習藝術,那時候的義大利是藝術的重鎮,很多大師都在那裡留學過。所以身為年輕的藝術家,總是要去朝聖一下。
接下來的故事,就沒有在書上看過,可能是KOEI編造的也不一定。

西班牙的聖克魯斯侯爵如是說:

插花的工坊工匠如是說:

魯本斯本尊如是說:

那個時候,我已經從馬賽-威尼斯-賽維爾-阿姆斯特丹了啊!
真是有夠遙遠...
魯本斯說他自己有一幅宗教畫,放在安特衛普,在那個時期,安特衛普還是西班牙屬地。
不管怎樣都要去看看啦!

整個大航海裡面最會貪污的官員如是說:

終於,在教會裡面找到了!



放大以後就變成這樣...

上十字架/The Raising of the Cross

有上就有下,當然,這又是另外一段冒險...

參考資料:魯本斯

2 則留言:

小海雞 提到...

說到安特衛普,
就想到龍龍與忠狗...
我珍貴的眼淚又要滴下來了

cocomac 提到...

你珍貴的眼淚好像常常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