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19

大阪京都五日遊之一

距離上次去日本,已經是十多年前的事情,那時候還是個未成年的小鬼,只知道"魔神英雄傳"還有以前叫做"迪斯奈樂園"的"迪士尼樂園",矇矇懂懂的年紀對日本沒什麼特別印象,年紀小出國真是浪費啊!

十月初,我妹一年一度的長假接近了,開始吵著要家族旅遊,她不希望整天待在家裡打電動看電視跟宅女一樣,說著說著,目的地從比較近的澳門變成了比較遠的日本,大阪京都旅遊的行程在很短的時間內決定了,兩個日文比爛的人靠著朋友的資訊跟網路以及一股熱情規劃日本旅遊行程,這就是年輕啊!(明明已經不年輕了...)


充滿愛意的心齋橋筋

十一月凌晨四點,睡眼惺忪的被我爸叫醒,準備去機場搭機前往日本,我可是十二點半下班啊!超累的。"中正國際機場"已經改名為"桃園國際機場",但平常還是會脫口說出"中正機場",如果國民黨執政,希望不要改來改去,作這種很無意義的事情。機場內只要有插頭就會有人坐在旁邊用NB,讓人想起美國冬天圍著火爐取暖的流浪漢。

免稅商店最受歡迎的是無嘴貓的雕像,一堆女人小孩圍著跟牠合照,我當然也不例外的來一張。


全世界撈最多錢的貓

大阪機場陰雨綿綿,雖然氣溫比台灣低,卻意外的沒有比台灣冷,終於體驗到乾冷跟濕冷的差別。從機場到民宿的路上,發現日本人開車也挺猛的,超車、蛇行不少見,只是喇叭聲音很少,駕駛人都在做沈默的競速。馬路比台灣平整,相較之下,在台灣開車跟越野沒兩樣,坑坑洞洞的,路上的車子超乾淨的,烤漆亮麗如新,每輛車都像是新車,又彷彿空氣中沒有灰塵...

車子對行人非常有禮貌,只要有人在斑馬線上,就算離了老遠,都會停在斑馬線前面等行人通過。相反的腳踏車就非常凶猛,在人行道上橫衝直撞,鈴聲不絕於耳,跟台灣的摩托車有得拼。


什麼都賣的販賣機


往心齋橋

居住的民宿離心齋橋筋商店街有點距離,不過民宿歐巴桑說「很近」,日本跟台灣的距離感有層級上的差別。心齋橋筋商店街大的不像話,讓人看的眼花撩亂。日本人走路很快,不論穿的是馬靴、高跟鞋、皮鞋、拖鞋都是同樣速度前進,依倫說有個日本人來台灣觀光,對於台灣人走路速度之慢難以理解,「走路這麼慢,不會被射殺嗎?」,在台灣不能體會她這句話,但是站在日本街頭看著如潮水般移動的人群,真的有那種「我會被射殺」的感覺...

如同日劇中的印象,日本人離不開手機,不分男女老幼,手上都拿著手機。路邊的手機商店很多,可惜我只知道 DoCoMo這個系統而已。在 Stage6上面的廣告,在街頭出現,心裡會有種「我有看過這個廣告」的興奮感!手機汰換率很高,樣品的汰換率自然也高,電器商店有成堆成堆的手機樣品在出售,一支一百元日幣啊!比玩具還便宜!可以看到日本手機的多樣化跟設計感,任何一支都比我手上的PHS GP920漂亮兩萬倍,為什麼台灣的手機這麼醜...>_<"

蟹道樂

去年聽BW炫耀蟹道樂的美味,還拿照片來刺激我,令我看了垂延三尺,這次在規劃行程早早就決定不論如何也要去吃一次!道頓堀的蟹道樂是本店,路口的巨大螃蟹是招牌看板,沒有來過就算看到看板也知道「就是這裡啦!」。

去吃的時候不是用餐尖峰時間,店內客人沒有很多,語言不通,點菜花了不少時間,服務生聽到英文都會有種失驚的表情,讓我妹英文再好也無用武之地,爹雖然會日文,但太久沒用有些生澀,只能倚靠妹妹在日本唸書的同學 Vivian充當翻譯。日本服務之好眾所皆知,服務生看到我們這幾個客人就知道是第一次來,比手劃腳很親切的解說所有器具的使用,用餐的時候也會說明怎麼樣吃比較好吃,有趣的是,我們在用餐的時候,都會有一位服務生在角落監看,大概是怕我們出什麼意外吧!可是穿著和服躲在牆旁邊窺看,會讓人聯想到某些鬼片...

蟹道樂的美味筆墨難以形容,真是「太太太太太...好吃了!」,吃了這麼多螃蟹但花費不高,令人還想再去。

心齋橋筋晚上八九點商店就休息了

心齋橋筋商店街很繁華,有「東銀座,西心齋橋」的說法,是日本關西地區的物資集散地,商店街加蓋的設計讓人下雨天也可以購物,幾乎什麼樣的商店都有,最妙的是我還在裡面看到一座寺廟。

日本商店休息的時間很早,八九點商店街就開始冷清了,只剩下餐廳,對身為觀光客的我來說超級不滿意的啦!想要逛哪裡,哪裡就休息,在台灣正是熱鬧的時候啊!仔細想想,這或許就是日本人維持生活水準的方法吧!早睡早起身體好,大家都知道,但都作不到,台灣人人肝不好,人生都是黑白的。商店街休息了之後,有看到零星的年輕人出來擺攤販,像是中興百貨晚上那樣,但沒有機會仔細看他們賣的商品。

第一天在心齋橋逛街就覺得好像把一個星期走路的份都走完了,很明顯有那種行軍後鐵腿的感覺,上一次有這種感覺還是當兵的時候。日本買車規定一定要有停車位,路邊停車規定很嚴格,也沒有看到像是台灣般的路邊停車位子,花費不貲又麻煩,沒有車的人大部分都不是買不起車,而是買不起停車位,這點跟台灣很像。所以日本人經常走路或是騎腳踏車,在路上很少看到胖子,我想整天這樣走來走去,要胖起來也難。



顧著逛街忘了找東西吃,又累又餓讓人懶得去找美食,路上找了一間食堂就直接解決了。雖然龍貓大王曾說過日本松屋便宜美味,piyopiyo跟 BW也說過吉野家是窮人的好朋友,但我就是找不到這些平價餐廳,北久寶寺食堂卻給了我一些驚喜,居然是跟台灣一樣的自助餐,要自己拿菜,然後在櫃臺算帳,好像回到學生時代,一碗飯不論大碗小碗都是同樣價錢,這...當然是點大碗啊!

菜色多樣化,都是一些家常菜,醃漬物偏多,菜冷冷的,飯溫熱,不用等它冷一點再吃,這也算日本的體貼吧?跟一般台灣人喜歡吃熱的不一樣,有點不習慣,吃完飯有飽足感,但不會有那種熱熱的感覺。日本的米飯跟台灣比較起來比較黏,也比較甜,很好吃,醃漬物的味道都鹹鹹甜甜的,味道不會很重,其他菜也都一樣是鹹鹹的,十分下飯,很自然的就把自己的份吃完了,也順便把其他人的清空。

現在還會想到那家餐廳的風格,木頭的桌椅牆壁地板,讓人感覺溫馨,電視小小的,聲音也小小的,廚房裡傳出煮菜還有整理的聲音,隔壁桌的客人低聲交談,空氣中瀰漫淡淡的食物香味,有一種可以放鬆、很安心的感覺。

第二天的行程是京都清水寺,我可是研究許久啊!(待續...)

大阪京都五日遊之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