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22

驚魂夢醒夜尿人

昨天下班後不知道發什麼瘋,想要把EXCEL的程式搞懂,事實證明上過邏輯課,學過C++不代表真的高人一等,弄了半天還是用蠢方法解決問題。

到家已經是八點,娘煮的甜不辣麵已經滾得有些糊,吃起來像是某種癱瘓在床上病人吃的流質食物。電視上播的是建宏回家,彭家人想要他跟麗云和好,然後我看到超美的彭家大媳婦惠君(高宇蓁),心想我怎麼老覺得這種潑婦很壞很可愛,以前看台灣霹靂火也覺得公車萍超美,但畏於社會大眾的觀感,這種一講出來就會被公幹到死的話我才不會白目說出口,沒想到輔大學弟某次聊天也說他覺得公車萍很美,奇妙的是他沒有被幹譙,我只能私底下怨嘆「當帥哥真好」。


娘家裡的彭家大媳婦賴惠君(高宇蓁)

晚上要等洗澡,看拖了很久的"獣の奏者エリン/獸之奏者艾琳",原作是上橋菜穂子,曾經寫過評價不錯的"精霊の守り人/精靈守護者",台灣尖端有出兩集,但後面就遙遙無期了,在2007年NHK有播出改編的動畫,製作公司是Production I.G,所以品質有保證!2009年推出這一部小女孩艾琳成長紀錄片,到現在看到第十集,雖然有大轉折但不夠吸引人,精靈守護者比較對我的胃口。


獸之奏者艾琳

...躺在床上看著螢幕不知不覺的睡著了,不知道過了多久才被冷氣冷醒,關電腦關冷氣的繼續睡覺,墮入讓我夜半驚魂的夢。

作夢就是很沒邏輯,像電影分鏡一樣東一塊西一塊,但也很自然的跟著劇情走。不知道為什麼被人綁架,我想我沒存款沒地契,就連股票都不賺錢,綁架我不是為了錢,難道是為了我的肉體?而且綁架我的還是某已婚學弟,我就問把我五花大綁的學弟:「你到底綁架我想要幹嘛啊?」

學弟拋著媚眼跟我說:「學長,其實我已經想要OOXX你很久了。」

靠腰,就算我不是李探長,不需要皺眉頭都覺得大事不妙,我這輩子到目前為止只有捅過人,沒有被人捅過,就算當兵被士官長說:「白白嫩嫩的好像快死掉。」但還是用及格的成績衝完五百障礙還有三千公尺(驕傲),下部隊也曾經跟兵做體能把他們操翻(ㄎㄎㄎ)。反正雪白的膚色只是爹娘給我的禮物,不代表我白白嫩嫩看起來像GAY,而且還是被桶的那個(我對GAY沒有偏見)。

正值貞操存亡之際,我腦袋裡面卻想到隔天"噗浪"會被人說「cocomac小菊花盛開」或是「cocomac已經被開墾過了」這種超風涼的話,當然這也只是一瞬間,我必須要好言相勸學弟「你已經是已婚人士,要對婚姻忠誠」又似乎看到小海雞那個看到GAY想到BL時眼中閃耀的光芒,還有我女友嘴角一抹壞意的笑容,

彷彿我身邊所有喜好BL的人都出現在身邊,搖旗吶喊著比我高比我壯比我帥的學弟來開墾我的小菊花,我女友也在裡面是怎麼回事!?我卻只能像是蛆一樣扭動身體,就好像某些驚悚恐怖片一樣,慢慢的往角落移動,學弟也因為逆光變成黑色的剪影,「我完蛋了,明天跟謝依倫說一定會被她笑死」我腦袋裡面居然只想得到這個,然後覺得下腹部一陣漲,「學弟啊!我想要尿尿」。

「喔,那你去啊!」

然後我就醒了去尿尿。

應該去翻翻"夢的解析",我最近到底再想什麼啊我。

5 則留言:

swmac 提到...

李組長眉頭深鎖,深覺這件事並不單純。

謝依倫 提到...

...噗ㄆㄆ!

cocomac 提到...

謝依倫你這個沒血沒淚的女人

賈梨縣明 提到...

你很有潛力的!!
不要妄自菲薄。

cocomac 提到...

我不需要這種性向的潛力,明姐不要在這裡亂